当前位置:首页 > 伙伴分享
杨晓静:回归本质做减法,开启绿时代
发布时间:2016-01-11 14:58
   这本该是一个普通人的故事:杨晓静一边做着电力企业总经理办公室秘书,业余时间做着环保志愿者,过着安稳无忧的生活。
 
  后来,她忽然放弃了这让人羡慕的职位,全职投入到当时前景不明的环保工作。是什么给了她这样的决心?在她的机构遇到发展瓶颈期,又是什么帮她走过这段迷茫时期呢?
 
  “啊?你全扔掉了?帮我,扔掉了?”杨晓静惊得一拍脑袋,差点就坐到地上,欲哭无泪。被扔掉的是她的宝贝——蚯蚓。
 
  杨晓静平时会用蚯蚓箱堆肥,来解决日常的厨余垃圾。春节回家时,她怕蚯蚓冻着,就把箱子放到了顶楼相对暖和的公共空间里。等回来看时,两层堆肥箱竟然都被热心的邻居当成垃圾扔掉了。邻居略带委屈解释:“我看全是菜叶泥土什么的,脏兮兮的,还以为这是不要了的。” 她意识到这的确是大众对于堆肥的普遍心理。城市生活几乎是彻底割裂了人与土壤之间的关系。人们直接在超市就能购买到食物,没有机会也没有必要看到一棵白菜或者是一只番茄,怎样经历风吹雨打从土里生长起来。“我们对土壤没有感情,更不会珍惜。”
 
 
艰难的抉择
 
  杨晓静从2000年开始做环保志愿者,2009年杨晓静发起环保机构“绿中原” 。开始,杨晓静一直是以兼职的身份做着“绿中原”的工作,她的本职工作实是在电力企业总经理办公室做秘书,本来按照这个职业路径走下去,生活稳当烦恼也不太多。但是到了2013年,她在一个“坏人”的“逼迫”下,不得不面对一个艰难的选择——全职做环保或者放弃。
 
  在这个岔路口上,杨晓静内心倾向于全职做环保工作,可她也不断逼问自己,“前景不明,为什么还要去拼搏?经历了那么些误解、分裂和风波,为什么还是心甘情愿地去做呢?”
 
  在想这些问题的时候,从小对自然的亲近和热爱又在她体内跃动起来:她想起幼年时为救一只受伤的小鸡,腿上深划的那道血痕;在公交车上护着受伤的小动物,避开拥挤的人群……
 
  就像第一次接触环保会刊时受到的震撼,杨晓静脑海中长久回荡一个声音,“我就是要去行动!”于是,她义无反顾的挑起了全职的重担。2013年 “绿中原” 登记注册为郑州当地首家环保社团:郑州环境维护协会。
 
 
遭遇瓶颈

  2009年到2013年,“绿中原”有太多想做的了。他们尝试在河南进行社区和农场的对接,在小区里发起亲子活动,做自然体验、护鲨行动……过多的探索方向,使他们把有限的精力分散在各个层面,以至于工作疲惫且效率不高。绿中原遇到了发展瓶颈期。
 
  正在迷茫的时候,杨晓静遇到了劲草,也就是那个“逼迫”她全职做环保的“坏人”。但是这个“坏人”除了给“绿中原”提供资金支持,还为绿中原提供了导师进行陪伴辅导,而恰好这辅导也帮助杨晓静走出了迷茫期。
 
  当时的公益导师吴昊亮对她说过一句话:“我自己做公益做了这么久,近几年才学会了一件事情——做减法,让自己专注下来。”正是这句话,让杨晓静找到了 “专职化,专业化”的通道。
 
  明确出核心业务的“绿中原”,需要有更聚焦、更高效的环保行动。她们在郑州市多个中小学开展绿色课堂,堆肥花园将在青春的校园里慢慢发酵;偶尔,绿中原的办公室需要客串临时公共空间,放映环保电影、办起读书沙龙,或者干脆变身废油制皂工作坊。除了“堆肥花园”,下一步还将启动“雨水花园”。
 
  “无论如何,一定要明确公益目标和执行手段的区别,牢记核心是什么”。
 
  成立三年,“绿中原”的工作发条开始按照正确的节奏转动。她希望“绿中原”通过堆肥造花园,推动垃圾前端减量,打造可持续发展的社区。在绿色空间的建立之中,让堆肥跟土壤、土壤跟植物、植物和动物、居民和城市生态的多样性发生关系……如此形成一个循环,而人又会在这个循环中找到自己的定位和参与的角色。
 
 
杨晓静的愧疚
 
  对于杨晓静来说,NGO工作不同于之前的工作,这是一份挚爱的事业,为了骨子里的热爱去冲的时候,她几乎感觉不到太多苦恼和瓶颈,但是作为一个女儿、母亲和妻子,她却对家里人一直充满愧疚,感动于他们的支持,也不得不面对因为工作缺席了许多家庭时间的事实。
 
  好在做事的幸福感还在,只要谈起“绿中原”的工作,杨晓静的语气里都传递着笃定的信念。劲草导师在工作上“做减法”的建议,她一样学习着用到生活中。
 
  “从前的时间急匆匆,日子过得有点像猴子掰苞米。”现在,不去追求速度,而是慢慢的寻找平衡,体会本义。清欢简单的生活,总是充满色彩和光亮。

伙伴名片:
杨晓静
劲草同行第一期伙伴
绿中原总干事
 (本文作者陆莹)
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关注我们版权声明logo下载
Copyright© AllRight Reserved 京ICP 备15035363 技术支持:溪泽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