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伙伴分享
郭永启:我是如何“勾搭”环保部门的
发布时间:2015-12-31 21:59
   近日,山东临沭县环保局发的一则微博让郭永启看乐了——“关于XX公司超标问题,经查,由于设备故障,经紧急检修,已恢复正常,感谢@绿行齐鲁的举报监督。
  在山东,绿行齐鲁是个让污染企业谈之色变的组织,一些企业私下议论,“它的‘靠山’是省环保厅”。作为总干事的郭永启并不认同这种传闻,“我们只是擅长‘勾搭’ 环保部门而已。”
  然而,一年多前,绿行齐鲁差一点关门……但偶遇阿拉善SEE“劲草同行”项目之后,又绝处逢生。
绿行齐鲁总干事郭永启

迷茫的选择
  在山东,绿行齐鲁名声斐然——它曾邀请地市环保局开微博、曾“点名举报”数百家排污企业……它也受到山东省环保厅厅长公开点赞。
  绿行齐鲁“一举成名”的背后,与郭永启不无关系。
  29岁的郭永启出生于山东菏泽一个三面环水的村庄,父母是农民。虽然家人不让下水,但调皮的他特别喜欢在河边玩耍。村里有家皮革厂,污水汩汩排进了河里,河慢慢变臭。“河水又黑又臭,我不能游泳了……小学四年级时,我把这种心情写进了作文,那是我第一次对环保有了概念。”
2012年,绿行齐鲁举办世界地球日主题沙龙,郭永启发言。
 
  2004年,郭永启考入济南大学环境科学系。毕业后,他动过进入NGO的念头,但看到几个公益人艰难的生活,又悄悄收回了往前迈的脚步。他先进入了一家新能源企业,但总找不到自己的价值。这时,有公益机构建议他,去科尔沁草原治沙吧。
  他辞去工作,开始专职做公益。去治沙是他“精神生活最丰富的一年”——早睡早起,挑水做饭,烧炕担柴;承担了编写学校环保读本的任务,挖空心思写稿;撰写项目书,成型后不禁小满足一把……从开始的毫无概念,到熟练地做项目申请,然后不疾不徐地推进,这一年的经历为郭永启之后的道路打下了坚实的基础。
  一年后,“恋家”的郭永启回到山东,先后进入一家水处理公司和固废处理公司。因脱离社会太久,专业忘得差不多,郭永启不能适应,于是一年多之后又辞职了。
他选择了待业。
  待业的那段时间被郭永启视为“最颓废”的日子,他常怀疑自己是否适合走入社会。

 蹭办公室起步
  2012年初,郭永启接到公益伙伴的电话,邀请他一起创立山东本地的环保NGO。公益伙伴告诉他,作为中国GDP前三的省份,山东的污染现象十分严重,而环保却屈指可数,也没什么声音。
  郭永启痛快地答应了,“都已经颓废成那样了,我得做事”。

2014年,郭永启接受冰桶挑战,支持公益组织“瓷娃娃罕见病关爱中心”。
 
  4月22日,伙伴们各出了几千元,筹划成立了“绿行齐鲁”。郭永启与一名本地的伙伴张广慧负责具体的工作,其他8个伙伴则作为理事远程参与。当时他们租不起办公室,就在其他公益组织那里“蹭”办公室。
  因机构资金紧张,郭永启与张广慧每月只拿1500元工资。这时,郭永启的“宅”特性发挥了优势,“那会儿我不请别人吃饭,也不想别人请我吃饭。我和老婆选择的是最低的生活方式,一天的开支大概10块钱。我们俩蜗居在一个由餐厅隔成的小卧室里。”想起当时紧巴的日子,郭永启嘿嘿笑了。
生活虽然艰难,绿行齐鲁的发展势头却很迅猛。开始他们只是梳理山东省的环境状况,之后慢慢开展了“乐水行”、“自然体验”、“绿色沙龙”等活动,还探索了有机农业和防治水污染项目。
  2013年2月,山东潍坊地下水污染事件经微博传播后,引起了全国人民的关注,质疑如雨点般砸向了山东环保部门。
  “事后我们分析,如果环保部门能及时做出回应,与公众对话,大家不会有那么大的火气。那时起,我们就开始与他们沟通,通过微博表达一些看法”。当年5月,年轻气盛的郭永启以微博话题的形式,邀请山东各地市环保局开微博 ,并号召所有网友转发。
  他的努力取得了效果,到2013年7月,山东省17市环保政务均开通了政务微博,实现了微博全覆盖。一时间,绿行齐鲁声名鹊起。
 
"
劲草"救命免于关门
  绿行齐鲁势头良好,但其背后的资金却一直捉襟见肘。2013年底,机构筹到的资金用完,连续四个月发不出工资。郭永启于是开始吃起了“软饭”:“广慧有她老公,我有我老婆。老婆工资比我高, 房租都是她交。衣服也是她给买,我买的不好看。”
  但“靠老婆”维持机构运转并不是一个长久之计。正当绿行齐鲁差点关门时,SEE“劲草同行”公益导师、全球绿色资助基金会(GGF)中国项目协调人吴昊亮告知了他们的困境。
  “劲草同行”项目负责人张卫回忆当时的情景:“项目原定吸纳伙伴的时间是2013年初,但是,年底时,昊亮告诉了我永启的情况,说他们发展很迅速,如果因为资金问题不能再做太可惜了。我跟同事商量之后决定,将绿行齐鲁作为候选目标。这也是受环保资助领域一位前辈的资助理念影响‘you give quickly, you give twice’(及时帮助效益大) 。”
  最终,绿行齐鲁通过评审,成为“劲草同行”资助项目,很快拿到了劲草项目资助的第一笔10万元资助,郭永启悬着的心踏实了。

调查取证
 
从调研人员变成合格管理者
  加入劲草后,郭永启悄然发生了改变,从一个只会在污染现场向前冲的调研人员,变成了一名深思熟虑的管理者。“以前我接触的都是各个NGO的一线人员,现在却是负责人;以前我只想着怎么做项目,现在更多考虑的是机构治理、制度建设的问题……我慢慢发现,我和同事都是各自在做一些零散的事情,只在不得不交流的时候才有一些沟通,这不利于团队的可持续发展。”
  在劲草导师的帮助下,郭永启还开始学着在机构内部建立各种规章制度,财务制度、考勤制度、周工作总结制度等。同时,生性腼腆的他还学会了“讨好”自己的员工。机构受到环保厅表扬后,他给每位员工写了感谢信,让其带给家人,共同分享公益带来的喜悦。
  郭永启还梳理了机构的项目。他说:“以前,我们明确了以工业污染作为核心发展方向,但是到底应该怎么做,怎么将项目串起来,然后告诉别人绿行齐鲁底是做什么的,这是我在劲草里面学到的。”
  郭永启的蜕变让绿行齐鲁理事、绿星电商社总经理杨建生十分“眼红”。他说:“永启以前是个比较怯于沟通,也不擅长表达。这两年他的改变很大,无论是跟政府机关,还是跟污染企业,沟通时都能做到有礼有节、有策略有套路。我特别羡慕永启,因为我现在工作的机构是服务于残障人士的,很难找到这样陪伴成长的项目。”

2014年,绿行齐鲁举办“乐水行”活动,郭永启给志愿者们介绍。
 
搭建对话平台获政府点赞
  自从邀请环保局开微博尝到甜头后,郭永启与同事一直在思考怎么将这一做法持续下去。通过观察“劲草”伙伴的做法,郭永启慢慢找到了方向——搭建沟通之桥,让相关责任方直接对话。2014年初,郭永启发现在济南护城河周边一个涵洞附近有污染现象,向市政机关反应了一个月未得到解决,于是邀请市政工作人员与公众直接对话,将矛盾扼杀在摇篮里。今年,他们又邀请重点排污企业与公众对话。
  2014年9月,绿行齐鲁形成了以 “绿聚家人”工业污染防治项目和“绿行学苑”公众参与项目、政府环境信息公开倡导为主的拓展项目的三种项目框架,利用“污染地图”app点名上百家超标排污企业。
  绿行齐鲁的行动引起了山东环保厅的注意。11月,山东环保厅张波厅长在“环境信息公开与公众参与”论坛上,公开给绿行齐鲁点赞,绿行齐鲁再次名声大震。
  同时,在“劲草”项目负责人的帮助下,阿里巴巴公益基金会找到了绿行齐鲁,提供了20万元资助。
  “在劲草的帮助下,绿行齐鲁一直在成长,我愿陪着它一起成长”,关于未来,郭永启显得笃定。

干货:如何勾搭环保部门
  在绿行齐鲁的诸多成绩单中,与环保部门良好的互动无疑是必须浓墨重彩的一笔。凡是绿行齐鲁举报的污染事件,环保厅基本上都是第一时间处理。环保厅发起的污染调查,也多次邀请绿行齐鲁参与。
  郭永启几次提到山东省环保厅厅长张波,多充满赞叹,有时称呼为“大BOSS”,有时称呼为“环保老中医。作为一个民间组织,如何与环保部门“勾搭”,郭永启拿出了干货。

一、了解环保部门的权限
  环保部门对民间参与的态度不是那么保守,也不像我们设想的那么高冷……和政府对话,首先要了解他们的权限在哪里,不能跨越权限要求他们行动。要和他们有一个长远的互动,不要让对方觉得你是无理取闹。要了解环保部门的思路,然后设想他们的做法,推动他们往那个方向去做,这样会更有效一些。

二、建立属地环保部门联系
  我们之前都是将污染事件举报给环保厅,他们有时会直接反馈给我们,但一般是转给地市环保局。环保一般都是属地管理,环保厅有自己的事情,全省那么大范围的污染事件,如果都举报给他们,他们会比较辛苦。需要有意识地与地市等属地环保局建立联系,发现污染事件后先举报给地市,地市不解决的再向省厅部门反馈。

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关注我们版权声明logo下载
Copyright© AllRight Reserved 京ICP 备15035363 技术支持:溪泽源